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埃及博物馆见闻
发布时间:2021-08-31

  埃及博物馆见闻

  承载着光辉残暴、厚重神秘的古埃及文化遗存的埃及博物馆,令无数访客魂牵梦萦。不同文明背景的人们来到这里,辗转流连:徜徉其间,时光好像凝固;置身岁月留下斑驳痕迹的大理石石像侧畔,犹如触摸历史。以人证史、以物知史,博物馆以奇特的语言讲述着历史。

  尼罗河畔故事多

  在人声鼎沸、毂击肩摩的开罗市核心,一幢红褐色的新古典主义建筑分内醒目,这就是有名的埃及博物馆。走近它,映入眼帘的是博物馆进口处的圆拱和优雅的爱奥尼式立柱,拱门上方嵌有古埃及神话中象征爱与美的女神哈托尔的雕像。拱门两侧壁龛中,各有一尊女神浮雕,一位手持莲花,另一位拈着纸莎草,这两样信物分辨象征古埃及的南北方,二者并列寄意国家统一。博物馆的修筑设计体现着西方文明和古埃及文明间的碰撞融合,正如古埃及文明也是在与不同文明的交换碰撞中不断发展。

  博物馆门前是一片闹中取静的小广场,方形水塘里种植着纸莎草和莲花,四周草坪上有法国考古学家马里埃特的等身雕像和方尖碑等室外展陈。水塘中,喷泉细流如歌,似在讲述博物馆背地的故事:19世纪,为了扭转埃及出土文物一直流往海外的景象,马里埃特主意所有文化遗产应在本国保存。他辅助筹建埃及博物馆以珍藏文物,禁止外流,为此得罪了私藏文物的一些显贵。1858年,埃及第一个国家博物馆成破,几经辗转搬到现址。1886年,马里埃特逝于埃及。面前恢弘的红褐色修建于1902年落成,马里埃特就埋葬在这片小广场,永远与他钟爱的博物馆昼夜相伴。

  100多年间,埃及博物馆历经世事变幻。它见证过埃及国民赶走殖民者迎来解放,也见证过地域政局动荡,有识之士苦苦追求国家的前进方向。时间流逝,这幢安置文物的百岁建造也成了文物,在汩汩尼罗河水畔,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承载着国度记忆。

  流光溢彩馆藏丰

  迈进埃及博物馆的大门,观众就与古埃及瑰宝迎面相遇。循着门口埃及学之父商博良半身像走去,目不暇接的宝藏现身眼前。因为空间所限,博物馆共展现了约6.3万件藏品,其余30多万件文物寄存在库房。眼前的文物已令参观者应接不暇,可以设想埃及博物馆承载的文明史是怎么一片浩瀚的大陆。

  博物馆有两层,共106个展厅,一层按古埃及历史年代次序摆设,二层则以专题展为主。假如不导览手册指引,观众很容易“迷失”:除了宏大的雕像和棺椁,以及申明远扬的图坦卡蒙黄金面具吸引视线,多数展品没有渲染氛围的灯光照明,也没有具体丰盛的文字讲解,仿佛缺乏别具匠心的陈列设计,有些文物珍品轻易被参观者疏忽。然而,只有你放慢脚步,细细品鉴,纵情想象,一幅古埃及图景便会跃然于眼前。

  法老的雕塑和一般人的造像可以让参观者与古埃及“人”背靠背。博物馆展示了不少法老全身像,个个身形俊朗、面貌森严、气势非凡,驰名中外的图坦卡蒙黄金面具更是精神奕奕。有人甚至说,因为图坦卡蒙黄金面具太过栩栩如生,人们不敢和它对视太久。黄金面具是埃及博物馆最著名的展品之一,甫一出土便震惊世界,人们慕名而来,它的展室始终是博物馆人气最旺的地方。

  众多雕像中,一尊距今4000多年的祭司像“卡培尔像”尤其惹人注视。观众亲昵地称其为“老村长”,由于无论是当初的挖掘工人,仍是如今的埃及大众,都感到这位身躯微胖、面庞和气的祭司太像故乡的村长了。这是一尊110厘米高的全身木雕像,保留得十分完全,由石英和水晶制成的眼睛炯炯有神。“老村长”手持木杖、左腿前伸,似乎向观者走来。这样工艺高深的艺术品在博物馆中举不胜举,反应出当时手工匠人的高明技能。

  研讨古埃及历史,有一件不得不提的分量级文物——纳尔迈调色板,它是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这块盾形石板两面的浮雕和文字被学者以为是“世界上第一件历史文献”,记载了古埃中举一王朝国王纳尔迈同一埃及的情景,石板上的文字证实了古埃及象形文字系统在距今5000年前已经成形。纳尔迈调色板不外63厘米长,既不金光残暴,展位也不明显,其主要性却不问可知——在世界大多数处所还处于文明的拂晓时,古埃及人就已创作出如斯形象优美、刻工谨严的艺术品。这块象征着王权的调色板,凝固了古埃及鲜为人知的历史,能够让参观者对当时的情境略知一二。

  比起帝王跟神灵的泥像,充斥浑厚生活力息的展品更能触动听心。一组再现了4000年前清点家畜、制造面包、酿酒纺织等25个场景的彩色木雕,在众多文物中显得纯朴可恶。这些个别在壁画中才干看到的生发生活场景,被心灵手巧的匠人浮现得动感十足:在盘点牲畜的场景中,牧场主用木棍和绳子驱逐牛群,记载员在纸莎草上写下牛的数量,人的动作各不雷同,牛的姿势多种多样,人物身上的衣服是实在的布料,望着这一幕,参观者恍如置身多少千年前。

  夜幕来临,博物馆外墙的景观灯开启,流光溢彩。开罗阴沉的晚空出现出梦幻的紫色,为这片古老大地覆盖上一层浪漫和神秘。这时走进博物馆,也是个不错的抉择。现在,“博物馆巧妙夜”风靡寰球,埃及博物馆于2017年开端开放每周四和周日的夜场。夜晚的博物馆参观者较少,有时可以听到本人脚步的回声。在氤氲灯光的映射下,此时的博物馆更能让游客沉迷在古埃及的梦幻当中。

  面向将来新计划

  由于埃及博物馆包容才能有限,当地政府在本世纪初便制订了建筑“大埃及博物馆”的方案。地址选在开罗市郊,与胡夫金字塔为邻,在大埃及博物馆就可以看到金字塔的全貌。工程占地面积50万平方米,展览面积约4.5万平方米,在2002年2月动工,打算于2021年向众人开放,之前从未展出过的约2万件藏品有望与参观者会晤。今年8月6日,一艘陪葬胡夫的“太阳船”由胡夫金字塔邻近搬到了这里。

  大埃及博物馆建筑主体立面应用透明玻璃幕墙,名义用和金字塔类似的三角形装潢,现代感十足。在伟大的展馆中庭,迎接观众的是硕大的拉美西斯二世巨像,高11米、重83吨,气概恢弘。巨像身后是匠心独运的设计:64米长、34米高,底部85米宽、顶部17米宽的超大台阶组成一架“历史阶梯”。人们拾级而上,如同走过古埃及的岁月,观赏着两侧从史前时代到托勒密时期的藏品,感触这幅巨大的历史文明画卷。

  衔接着埃及的从前、当初与未来,从埃及博物馆到大埃及博物馆,绝非故事的终结。人们被古埃及文明吸引,走进博物馆,从文明的来处寻找谜底。许很多多艺术家从中取得陶冶滋润,写就名作。古埃及的历史遥远得要用千年计,漫长得要用千年计,这段漫长的历史竟在促的脚步中走过,倏然间,一望千年。走出博物馆的一瞬,刚同历史道别,扑面而来的是熟习的古代世界。这种跳跃变换,令人沉吟,催人向前。

韩晓明 【编纂:叶攀】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