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品种改良 >
品种改良
情感传话人 高位截瘫网店老板开设“代道歉代表
发布时间:2021-09-06

  每年要说3000句“我想你”4000句“对不起” 43岁高位截瘫网店老板开设“代道歉、代表白”业务

  情感传话人郜欣琪:我在与大家内心深处脆弱又敏感的情绪共事

  联系郜欣琪时,他还在网店里一一回复网友们发来的关心和问候。他说,很多网友从微博赶来,被“情感传话人”这一“冷门业务”所吸引,不少人还给他加油打气,关心他的生活起居,甚至还有人向他询问是否招兼职。

  日前,热搜话题“43岁高位截瘫大哥成吵架情侣传话人”引发网友关注,话题主人公就是郜欣琪。他19岁时遭遇车祸,导致高位截瘫残疾,卧床多年。2005年开始,郜欣琪开了网店,卖过饰品、服饰、手机、相机等产品,用三年时间挣了40万,给家人买了电梯房。而现在,他放弃了经营多年的生意,专注于网上“代道歉、代表白”业务。

  “好运一线牵”,就是郜欣琪2018年重新开张的网店。店铺布置得极为简单,只有三件产品,均价都是5元。有意思的是,店铺的客服名称叫做“风声雨声电话声”。

  帮忙发短信收5块钱,打电话是10块或20块,价格看传话内容而定,有些像小作文一样的内容,价格会更高一些。如今,郜欣琪每个月打出去的道歉沟通电话能有两三百个,每年要说大概3000句“我想你”,4000句“对不起”。

  在订单的评价中,不少人经过传话后而释怀,也有不少人向郜欣琪道谢。“原来她已经换号码了,相忘于江湖吧。”“从别人那知道,她就要结婚了,祝幸福。”“感谢帮忙组织语言,最后努力就够了”……

  郜欣琪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做这份工作,很多时候是在与大家内心深处最脆弱和敏感的情绪共事。尽管赚到的钱不多,但是做这件事挺有意义,最起码能通过自己去帮助别人。

  突如其来的翻车

  “颠覆了我的人生”

  “逆来顺受”,是郜欣琪对自己那段惨痛经历的体悟。

  1998年8月,19岁的郜欣琪在去陕西秦岭的路上遭遇了一场翻车事故。这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导致了他胸部以下失去知觉,造成了高位截瘫。彼时正值他接到录取通知书,只能放弃进入大学学习的机会,在医院住了一年多的时间。“这场翻车,真的是颠覆了我的人生。刚出事的时候,我总是在想怎么会这么倒霉,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整个人都很抑郁,也很无奈,但是总归要面对现实。医生跟我说了很多实际情况,我也只能接受,因为没有什么可以选择的余地。”郜欣琪讲道。

  出院之后,他在家整日无事可做,就买了一台电脑,开始玩游戏消磨时光。渐渐地,他对电脑游戏也没了兴趣。2005年前后,郜欣琪开始关注易趣网,那是当时流行的交易物品的网站。“我觉得这是一个赚钱的方式。可是,我的家人和朋友都不理解,不知道怎么在网上做买卖。我就一直劝他们,让我尝试一下吧。”他回忆道。

  郜欣琪开始尝试在易趣网卖一些书籍和小饰品,没过多久,淘宝网逐渐走进人们的生活,他又转向了淘宝。郜欣琪先是卖小饰品和服装,之后开始电话联系广州和深圳的店家给他邮寄一些手机、相机等数码产品,再到淘宝转卖,赚取利润。3年的时间,郜欣琪通过自己的打拼,让因车祸而负债累累的家庭变了样,并买了一套40万的电梯房方便出行。

  “那时商家的主要精力和经营方式都放在了实体店,他们觉得网络不太现实或者不好操作。但是之后的两三年,大家都熟悉了网络平台,越来越多的人采取了网络销售,后来还有厂家直销,所以我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利润越来越低。”郜欣琪解释道。

  郜欣琪又开始琢磨,能不能做一些不需要进发货的买卖。他发现,很多年轻人都爱玩游戏,又通过游戏去认识新的朋友,还有的慢慢变成了情侣,而他们大部分都不在同一个城市。异地恋爱只能通过游戏、微信等方式传递感情,可是,当两个人开始生气、吵架甚至感情破裂时,年轻人冲动之下往往会选择拉黑或删除对方的方式去断绝一切联系。

  郜欣琪想到,如果某一方出于客观原因无法到对方的城市,只能通过其他的方式联系对方,中间传话的环节就很重要。“既然线下有跑腿服务,那么线上同样也可以有代人传话之类的服务,帮忙打个电话、发个短信,少收点费用,就当是给人与人之间牵线搭桥了。”

  帮忙传个话

  “居然还有这种服务”

  10块钱,是他这次开网店挣到的第一笔钱。

  郜欣琪接到的第一笔订单来得有些迟,网店开张了半个多月,一直无人问津。直到有一天,一位男生在网上突然与郜欣琪联系,着急地说:“我们吵架了,你能不能帮我告诉她,我在她家楼下等她。”

  男生买了鲜花和礼物,担心女孩家长在家,不敢莽撞上门,想让郜欣琪帮忙给女孩传个话。郜欣琪接了单,就开始给女孩打电话。女孩接电话时很诧异,立刻问郜欣琪是什么人。“我说我是淘宝帮人传话的商家,又说了男孩的名字,她就下楼去了。那个女孩当时还很奇怪,说居然还有这种服务?那一单,我挣了10块钱。”郜欣琪回忆道。

  一般情况下,如果买家没有特殊要求,郜欣琪在传话中会直接介绍自己是淘宝上代为传话的商家。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和这个女孩一样,都很诧异。而如果买家提出要求,郜欣琪就需要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

  一位男生找到郜欣琪,讲述自己和女朋友吵了架,因是异地恋,女朋友拉黑了自己无法联系。男生写下了一段话,由郜欣琪传达给女生。“一段近二百字的话,我给女生念了。她问我是谁,我说是男生的好朋友。我又说,你的男朋友很着急,他也是没有办法了,只能让我给你打个电话,你看能不能回个电话,不然他又让别的朋友再给你打电话,大家都麻烦,他确实有话想对你说。”短短的几句话但是效果不错,大概过了几小时,男生开心地告诉郜欣琪,他俩已经和好了。

  在郜欣琪看来,做这份工作,很多时候是在与大家内心深处最脆弱和敏感的情绪共事。有时,他在电话里能感受到对方低落的情绪,曾有一位女孩在电话里边哭边对郜欣琪说:“谢谢你。可是……你说,为什么两个相爱的人却不能在一起?”还有些已经分手的情侣还牵挂着对方,逢到过生日时,还希望可以通过郜欣琪去送个祝福、唱首歌,或者将写好的一段话念给对方听。

  郜欣琪越来越觉得,尽管赚到的钱不多,但是做这件事挺有意义,最起码能通过自己去帮助别人。直到现在,郜欣琪都清楚地记得自己曾被陌生人帮助的一件小事情。

  那年冬天,郜欣琪还在住院,他坐着轮椅在医院的空地上晒太阳。他坐了很长时间,甚至太阳都落下去了。这时候,一位陌生的病人家属走到他的面前,说:“现在太阳也没了,要不要把你推回病房里去?”郜欣琪抬头看了看阴下来的天,没了太阳,便让这位陌生人帮忙推回病房。“我们并不在同一层病房,我住在八层,他的家人住在二层,他真是好心人。这件小事总让我觉得帮助和被帮助,都能让双方感受到一种快乐。”

  扮演买家的好友

  “谢谢你那么晚还陪我说这些”

  配合演戏,是接到订单时常有的要求。

  有些买家碍于情面,不想真的麻烦自己身边的人去处理感情的事,郜欣琪因此扮演过买家的发小、朋友、同学等角色。为了要扮演好买家提供的身份,郜欣琪必须把事情的个中缘由问清楚。“我需要问很多问题,比如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在一起多久了?通过什么方式认识的?上次分手是因为什么原因吵架的,吵架的时候都说了一些什么难听的话?把简单的情况跟我说完,一是不至于穿帮,二是我大概知道要用什么方式去说。”郜欣琪解释道。

  郜欣琪曾接到过6小时的通话订单,从晚上10点聊到了凌晨4点,那是他最长的一次沟通。

  买家是某公司的一位中层领导,在同公司的女友因工作问题与其吵架。他作为领导想要一碗水端平,不惹争议,而女友不听他的任何解释,闹了矛盾分房而居。

  男士迫不得已,在淘宝上找到了郜欣琪,希望能够和郜欣琪以聊天的方式,间接让女朋友知道自己的难处和烦恼,也想找个局外人像裁判一样去帮他看看“我到底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这一次,郜欣琪的角色设定是“在兄弟单位的大学同学”。买家和郜欣琪一边说话,一边发文字信息,“我电话开着功放,你说话大声一点,我也大声一点,我和她现在就一墙之隔,希望她能听到我说这些。”中途有几次因为实在太晚,郜欣琪想让男士早点休息,无奈男士回复道:“你再陪我聊一会儿,我听见她房间还有动静,她手机上的步数也还在增长,她还没睡,应该还在听我们说话。”

  郜欣琪只得继续听下去,听男士讲自己如何开始这份工作、如何与女朋友相识,也讲到了升职的烦恼、和女朋友的矛盾、对未来的打算……每讲到一个新的环节之前,他还会给郜欣琪发提纲,让郜欣琪照着他的思路去讲。讲到最后,他发信息说:“我会多说说她的好,你也帮我多夸夸她。”

  直到凌晨四点,他的女朋友突然推门而进,郜欣琪听到电话那头女性的声音,“你赶快休息吧,明天早上还要上班,天都快亮了。”

  挂了电话,郜欣琪收到信息:“谢谢你那么晚还陪我说这些,她都听见了,谢谢。”郜欣琪清楚记得,“那通电话,我按20元半小时向他收费,我们打了6个小时,他最后给我转了300块。”

  其实,郜欣琪没有既定的话术库,也没有过多接触心理学知识。他认为,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没有标准答案,经验也是一点点积累的。作为中间人沟通时,他会在打电话或发信息之前先编辑好要说的内容,对方确认方案后才会去执行。因为两个人在一起的很多事情,外人是不了解的,不能只通过一些简单的文字介绍就去妄下论断。

  点明问题的要害

  “多说一些吧,只传达一句话,不如不说”

  沟通失败,亦是常有的情况。

  “有时候也会遇到女生一听到男生的名字就立马挂电话的情况。这就说明这个女生不想再给男生机会了,不想再听到他说的那些内容。有时候对方也会说一些很决绝的话,比如,不要再让他打电话,我们两个人再也不可能了……其实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当一方跟第三方诉说时,肯定出了很大问题,甚至这个感情快到终点了。”郜欣琪说。

  前不久,郜欣琪接到一个20岁左右的女孩的订单。她和男朋友吵架后闹分手,想让郜欣琪以她表哥的身份去帮忙说和。可是,每次说和之后,他们又再吵,她又来找郜欣琪求助,“哥,还能不能再帮帮我?我真的不能没有他。”半个月内,她找了郜欣琪4次。

  她把两人之间的故事和出现的问题都讲给郜欣琪听,郜欣琪也会帮她去分析问题出在哪儿。可是,郜欣琪联系了很久,男生的态度都比较坚决。最后,郜欣琪劝她“别再下单花冤枉钱了”,并帮她联系了男生,让男生再见女孩一面,当面把话说清楚。

  “我的想法一直是,事件双方有误会能解除最好,毕竟话不说不明、砂锅不打不漏。如果不是误会的话,我们可能也确实没办法帮上忙了。我们只是牵线搭桥,人生的决定还得当事人自己来做。”郜欣琪感慨道。

  很多人找到郜欣琪,问他是否能帮忙传个话,内容却只有很简单的一句,“×××,你能给我回个电话吗?”郜欣琪很无奈,他跟买家说:“就这一句吗?多说一些吧,如果只有这一句话,不如不说,一点儿意义都没有。如果你让对方回电话,对方马上就回过来,你觉得你们两个人是在生气吗?”郜欣琪不仅传达话语,还要点醒买家,与买家一起想办法,“我会告诉他们,要说一些对方感兴趣的,或者是直接点出与对方有利害关系的话。把重要的问题和事情直接讲出来,再去解决。”

  在郜欣琪看来,现在的年轻人,大多数在感情上还是比较在乎自己的感受。大多数买家都是一直在说对方的原因,对方对自己如何不好。这时候郜欣琪会和他们说:“如果你站在对方的角度上,你会怎么想?”

  据郜欣琪多年的接单经验,下单的买家多是90后、00后的年轻人,其中80%的订单都是情侣之间的问题,选择拉黑的就占九成。这里面很多都是基于结婚前闹矛盾的,比如彩礼、异地等问题。剩下20%就是一些比较日常的传话,郜欣琪每个月打出去的道歉沟通电话能有两三百个,每年要说大概3000句“我想你”,4000句“对不起”。

  如今,网店老板郜欣琪每个月大概能接1000单上下,挣到5000块左右。由于顾客需求不同,他还找了做兼职的女大学生,可以扮演女生客户的闺蜜好友等角色。现在,郜欣琪有十几位兼职,每个月分摊兼职的钱之外,他还有3000元左右的收入,再加上每个月的残疾人补助金来支撑现在的生活。“我妈妈和姐姐都已经去世了,目前就我和父亲住在一起。父亲觉得,我现在有一份工作,能赚点是点儿,他也很支持。”

  郜欣琪认为,现在每天在网上处理别人的事情,听别人倾诉,对他来说也是另一种层面的倾诉。“我现在一年才下几次楼,买家就是我了解这个世界、与人沟通的窗口,我也能接触一下现实中的人。说得自私一点,我在挣钱的同时,也能打发自己的时间。对于未来,我没有太多的计划和想法,身体条件有限,能凭一己之力把这件事做好,对我来说已经很满足了。”郜欣琪感慨道。

  文/本报记者 韩世容 【编辑:陈海峰】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